• <code id="gycy6"></code>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人才動態 » 正文

    錢鋒:跨越學術產業兩端,向“癌癥之王”發起進攻!

    發布日期:2020-07-03   來源:同寫意   瀏覽次數:0
    核心提示:在癌癥大家族里,胰腺癌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進展快,患者生存率低,預后差,現有治療手段極其有限。要說胰腺癌有多兇險,從其被稱
             在癌癥大家族里,胰腺癌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進展快,患者生存率低,預后差,現有治療手段極其有限。要說胰腺癌有多兇險,從其被稱為“癌癥之王”可見一斑。

     

    ”一朝出劍,便劍指癌王“。2018年9月在蘇州BioBAY成立的愈磐生物,一經問世便引發行業極大關注,究其原因與其背后的創始人錢鋒有很大關系。

     

    大名鼎鼎的錢鋒教授,在行業看來,可謂難得的橫跨學術界與產業界的科學家。拋開清華大學藥學院教授、副院長的身份,錢鋒回國前還在美國Bristol-Myers Squibb Company(百時美-施貴寶公司, BMS)有著長達十年的工作經驗。如何把工業界做藥的實踐經驗結合臨床需求,與大學的創新研發能力融合在一起,是錢鋒選擇創業的初衷。

     

    但選擇向“癌癥之王”發起進攻也并非易事,從BMS到愈磐生物一路走來,錢鋒有何“獨門秘籍”?快來一探究竟!

     

    640.webp.jpg

    錢鋒教授

    清華大學藥學院副院長

    愈磐生物科技創始人

     

    赴美留學,BMS十載

     

    上世紀90年代末,本/碩畢業于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系的錢鋒,在一次email溝通的機緣巧合下,放棄了已接收的美國普渡大學材料系的博士全獎offer,轉而加入了美國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從材料系轉到了生物醫學工程系,實現了第一次的“跨界”, 和生物醫學結緣。

     

    讀博期間,錢鋒的主要課題是關于肝癌藥物遞送系統的研究,成為現任美國西南醫學中心Harold C. Simmons Comprehensive CancerCentery藥理系高金明教授的首位博士生。博士指導委員會的導師團暗藏生物醫學工程、病理、臨床、高分子材料等多個領域的大牛,讓錢鋒博士期間的研究涉獵面廣泛且深入。

     

    “雖然當時學校里的科研很前沿、也很綜合,但我當時完全不了解制藥企業的研發是做什么、怎么做的”,回憶起赴美留學的這段過往,錢鋒仍是記憶猶新。2003年4月,錢鋒獲得了博士學位,實現了學術界到產業界的跨越,入職美國Bristol-Myers Squibb Company(百時美-施貴寶公司),而且一呆就是十年。

     

    得益于自己博士期間研究工作的廣度、深度和面試表現,幾輪面試下來順利地拿到了這個offer。從研究員開始,錢鋒歷任資深研究員和主任科學家,主要從事藥劑學和藥物成品的研究,開發,項目管理,和學術界合作等工作,涉及20多個新藥的研發,其中包括主持多項I期到III期的新藥臨床藥劑開發。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工業界的產品開發和項目管理工作,錢鋒科研興趣濃厚,工作過程中不斷尋找深入科研的機會,并給自己設定了每年發表一篇學術論文的目標。BMS工作10年,發表了10多篇高質量學術論文,在工業界科學家里非常難得。

     

    “同樣是做研究,學術界和工業界帶來的體驗有何不同?“寫意君好奇的問道。

     

    “一方面,相比于學術界open的交流環境,大制藥公司受限于產品可行性考慮和商業機密保護,可能相對保守;與在學校里有很多天馬行空的創意不同。工業界盡管看似想象力少了很多,但好處是研究方向專注并可以過濾掉相當多不靠譜,華而不實的想法;工業界考慮的核心問題是解決實際的臨床和工業開發問題,“語出驚人”的文章優先級不高”。

     

    “學會從不同的角度來實踐藥物研發的創新,設計與開發“,錢鋒如此總結兩者的不同。

     

    來時清華,歸去亦清華

     

    時間來到2011年,冥冥中仿佛一切皆有注定。一次偶然的機會,錢鋒攜兒子回國重游母校清華。彼時恰逢清華大學剛剛建立藥學系,可謂百業待興。在和相關負責領導一番詳聊交流之后,學校向錢鋒拋出了加入建設清華藥學系和未來藥學院的橄欖枝。

     

    微信截圖_20200703085110.png

    錢鋒教授和學生

     

    但彼時錢鋒在BMS正處于事業的上升期,BMS的待遇、資源和發展機會也非常不錯,從美國工業界跳回國內學術界當教授也并非兒戲。一方面,企業的藥物開發工作跟大學的基礎研究其實差別很大,而自己離開學校的研究環境已有十年;此外,清華對科研要求很高,同事們大都在博士畢業之后又在國外一流實驗室做了多年的博后研究,從事基礎研究的準備遠比自己做得充分。

     

    談到這個決定,錢鋒戲稱,“當時并沒有想太多,自己是個愛折騰的人,只覺得是時候跳離comfortable zone, 去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了,因此便回國了。如今想來可以說是無知者無畏”。

     

    2012年錢鋒正式回國,加入清華大學醫學院藥學系(現清華大學藥學院)。最初的一年實驗室尚未建好,無法開展研究,錢鋒便整天留戀于圖書館整理研究思路。從0到1,隨著研究設施的完善和人員的到位,錢鋒也逐漸明確了自己團隊的兩大研究方向。

     

    針對癌癥的藥物治療和藥物遞送研究,致力于設計和評估針對胰腺癌等癌癥的新型藥物和藥物遞送體系。

     

    主要研究興趣是針對或者利用癌癥的生物學特征(腫瘤微環境、腫瘤代謝等過程中的tumor vulnerability),進行合理的新藥和藥物遞送體系設計,以期獲得更好的癌癥治療效果,滿足亟待解決的臨床需求。

     

    物理藥劑學研究,特別是各類難溶難吸收藥物,以及蛋白藥物的制劑機制和應用研究。

     

    當今進入臨床開發的候選新藥中,有越來越多的難溶難吸收的各類小分子和多肽藥物,以及單抗等蛋白藥物。制劑的最優設計不僅僅可以完成最終成藥這一關鍵步驟,同時也是提高藥品臨床優勢和商業價值的重要考量。錢鋒談到,自己團隊正在圍繞新型制劑技術,特別是無定形藥物制劑、納米晶體制劑、口服多肽、高濃度蛋白/長效蛋白、基因遞送等技術開展深入研究和評價。

     

    得益于對產業界的了解和充分的行業互動,錢鋒課題組和包括美國BMS, 強生(Johnson & Johnson),德國拜耳(Bayer) 等跨國制藥企業,以及多個國內企業建立了長期、深厚的科研合作關系。

     

    向“癌癥之王”發起進攻

     

    如何實現學術研究和臨床轉化的相互促進,將學術成果更高效地進行轉化,更好地以臨床藥物需求來引導學術研究?錢鋒博士和聯合創始人,原任職于默沙東的寇翔博士構思創辦了一家思路新穎的新藥研發公司,致力于為難以治愈的實體瘤患者提供創新解決方案。2018年9月,愈磐生物正式成立,有多條不同開發策略的產品管線,其中一個高速推進的項目主攻有“癌癥之王”之稱的胰腺癌這塊硬骨頭。

     

    錢鋒告訴筆者,約95%的胰腺癌為致癌基因KRAS突變,同時,胰腺腫瘤由多個相互協同的細胞和非細胞組分組成,形成了極度耐藥、免疫抑制的腫瘤微環境。目前的化療,分子靶向,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對胰腺癌腫瘤這樣高度協同作戰的敵人都療效甚微。

     

    既然這么難,為何選擇胰腺癌作為突破口?

     

    錢鋒說道,一是因為相信自己團隊的思路和研發策略不同于過往的嘗試,有相當的獨特性和優勢,二來胰腺癌這個領域長久以來無有效藥物,大家都知道這個疾病很可怕,很危險,但自己想做件“有計劃冒險”的事,希望團隊的研究成果能夠惠及到更多的病人。

     

    僅憑著一股熱情并不足以做成藥。錢鋒及團隊對胰腺癌生物學機制的理解,以及針對胰腺癌藥物遞送的特殊技術的積累,想來是愈磐生物選擇胰腺癌作為首個目標的內在原因。

     

    面對胰腺癌的獨特生物學特點,錢鋒補充道:有一些化合物腫瘤生物學,免疫學機制獨特,非常值得進一步進行臨床驗證。但是常常由于各種原因,導致治療窗口非常窄,沒法實現系統給藥。自己的一個研發思路是,不針對某個蛋白靶點做藥物篩選,而是基于對胰腺癌生物學的理解,尤其是腫瘤微環境、腫瘤代謝等的vulnerability,和所掌握的藥物優化和遞送思路,為了達到成藥的目的,而對化合物結構進行改造,進行新藥研發。

     

    愈磐生物的核心思路是,同時針對和利用胰腺癌等疾病的多個不同生物學機制,通過藥物分子設計,結合藥物遞送策略,以期大大提升治療效果。除胰腺癌之外,公司目前已有多個項目正在積極往前推進。采訪期間,錢鋒博士打開手機向寫意君展示核心項目的動物實驗數據。與對臨床一線藥物相比,錢鋒講解到,候選藥物可以大大延長轉基因胰腺癌小鼠的生存期。

     

    為了做好藥理研究和藥效評估,愈磐更是花了大量時間建立了Kras和p53突變的原位自發轉基因胰腺癌小鼠模型。這個特殊的雙突變自發腫瘤模型,很好模擬了胰腺癌腫瘤的發生發展機制與過程,具有高度的臨床相關性,可以更可靠地評價新藥項目的轉化價值及前景。

     

    完善學術產業反應器

    進行轉化研究的一次探索

     

    關于科學家創業,業界一直存在爭議,國內國外學術成果轉化都在以不同的模式進行探索。成功的秘方多樣,但始終脫離不了扎實的科學研究及團隊的高效執行能力。

     

    如何定位愈磐生物?搭建怎么樣的一個團隊,項目進展如何?是業界頗為關心的幾個問題。

     

    由于工業界的獨特經歷,錢鋒一直在思考如何跳脫出傳統的學術界思路,做些新的嘗試。學術方面,錢鋒經常教導和影響自己的學生,科研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尋求真正有意義的科學發現,或者真正有價值的臨床藥物,而不是去設計構造一些看似新穎卻無實質科學和應用價值的文章。學術文章需要有其真實的價值而值得被發表,文章的發表和影響因子本身并非科研的首要目的。

     

    愈磐的定位在于緊跟相關的腫瘤生物學前沿研究,以此為新藥創新的思路源頭,并以多種技術平臺為創新手段,實現全新藥物設計。通過扎實的研發和高效的執行,使得病人能早日獲得原創性的解決方案,從而讓病人及其家屬早日受益。聯合創始人兼CEO寇翔博士負責愈磐的全盤管理和執行。

     

    錢鋒自己并不在愈磐任職,而作為科學顧問主導科學顧問委員會,制定公司的科研策略。愈磐的研發團隊由來自默沙東、諾華、葛蘭素-史克等跨國制藥企業的資深研發人員,以及清華、北大、美國紐約大學等高校的博士、博士后組成。團隊成員的持續不斷的思路碰撞,是愈磐創新能力及產業高效執行力的源泉之一。

     

    錢鋒打趣地說道,其實在過往的項目介紹會上,關于愈磐生物的定位就有些小插曲。臺下評審的資深專家聽完我們的介紹,常常疑惑這是一家制劑技術公司還是新藥公司。自己也常常說為了講清楚這個邏輯,需要至少花一個小時來講來龍去脈,對方才能理解這的確是一家致力于癌癥治療的新藥研發公司,而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制劑技術公司。

     

    事實上,愈磐生物最大的特點和優勢是聚焦腫瘤微環境、腫瘤代謝過程中的vulnerability,然后充分利用新分子實體和創新給藥體系這一 “雙管齊下”策略進行新藥創新。

     

    由于自己長期橫跨于學術界和產業界的兩端,錢鋒更形象地把愈磐生物描繪成一個“學術產業反應器”。在談到項目資金及未來項目推進計劃時,錢鋒表示,在愈磐成立早期,就已獲得了來自晨興創投和薄荷天使基金的青睞與天使輪投資。

     

    目前公司已有兩個項目進入臨床前正式研究,近期將申報臨床研究。錢鋒強調,愈磐的在研項目全部都是原創性的新藥,屬于first-in-class的范疇。愈磐的理想是做科學意義上的創新及臨床轉化,造福于更多的患者。

     

    采訪的尾聲,錢鋒說道,創業是一場科學上、事業上的冒險。我們的新藥設計在機制上是合理的,臨床前數據也體現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治療潛力,如果臨床研究成功,那將是一次非常值得的探索。愈磐不會因為有科學及商業上的風險就謹小慎為,畏手畏腳,而將不斷大膽地上下求索,追求卓越,以與眾不同的策略應對難以逾越的挑戰。

     
     
     
     
    ? 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国产精品自在拍在线拍,亚洲国产一区在线免费,亚洲午夜免费AV